JEK.

那个恶魔俯在我耳边尖叫着,拉扯我的神经随耳膜一起疯狂振动。
“疯子,快把你的心脏补一补,我看到它留出了脓水。”

————写给自己看的。

小时候觉得消极的思考方式很有趣,学着了
后来改不掉了,恨不得打死自己
现在就习惯了

她说你这不叫冷静,叫消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