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K.

那个恶魔俯在我耳边尖叫着,拉扯我的神经随耳膜一起疯狂振动。
“疯子,快把你的心脏补一补,我看到它留出了脓水。”

————写给自己看的。

快一年了,非常不想承认,有的事一次没有做,就成了心魔
要被自己的想法逼疯了
我就是一辈子都成不了能光明正大站在舞台上说话的人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