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K.

那个恶魔俯在我耳边尖叫着,拉扯我的神经随耳膜一起疯狂振动。
“疯子,快把你的心脏补一补,我看到它留出了脓水。”

————写给自己看的。

如鸟投林

·雷狮第一人称,微量安雷,很短很短很短
·没有傻白甜,没有偃月刀
·生日快乐小傻子 @westalia



对小孩子来说,未知总是美好的。

压抑的教条根植于这片土地,生长成一座密不透风的牢笼。人们在这里苟活着,臣服于悲哀的暴虐,也有过人渴望自由,横冲直撞,头破血流却只不过是为自己堆起了一座坟茔。

这可怜的活法,我不要属于他们中的任何一类。

他们安于现状,我偏要打破现状;他们追求自由,我就要得到自由。

如这般逍遥恣肆地活了许多年之后,我遇见了一个人,即使此去经年我也仍只能用愚蠢二字形容他。

他挺直的脊梁不会向沉重的教条臣服,却甘愿活在自己一横一纵筑成的条框中。

我曾主动提起他所谓的骑士道,语气里全是毫不掩饰的讥讽。

他不置可否,只是抬手指向太阳落下的海平面,轻启唇齿。可有些条条框框是你永远也冲破不了的。

余辉浮在海面上,蓝色的大海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芒,星星点点又聚集在他指尖,沿着他的每一寸肌肤扩散开来,整个人如同浸在阳光的深海中。

不知为何,心生不了任何厌恶感。

或许是因为我不得不承认他是对的。我一生都在向远方航行,却始终没能跨越那条看似近在眼前的海平线。

又或许是因为眼前的一切都太美好。景也是,人也是。

我仿佛置身于一座满目苍凉的孤岛,自由却荒芜。从海天交接处泛起的微光跳跃着来到我的身旁,让我不禁想要呼唤海的那端那个人的姓名。

他或站在繁华城市的海边,车流在他身后划过一道道恍若流星的光;又或生于与我同样的无人岛上,整日眺望海对岸的世界。

因自由而孤独,又因孤独而自由。

安迷修。我便这样叫出了口。

fin.


————————
本来想写写自己对安雷两个人的看法,但似乎失败了…(习以为常)
很短…很渣…别嫌弃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