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K.

那个恶魔俯在我耳边尖叫着,拉扯我的神经随耳膜一起疯狂振动。
“疯子,快把你的心脏补一补,我看到它留出了脓水。”

————写给自己看的。

之前的脑洞←什么时候有空就码进文里


恐惧突然如同关灯那一刹那的黑暗迅速占据了他的大脑,他用手死死地捂住耳朵,神经却竭力捕捉着透过双手传来的每一个音节。

母亲不堪入耳的咒骂狠狠地击打着头顶的天,像人干裂开来的恶心的皮肤,碎成一块块尖锐的玻璃深深地扎入他深紫色的瞳孔,融化成温热的液体,把它搅得一片浑浊。

浑浊得像是窗外永不放晴的天空。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