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K.

那个恶魔俯在我耳边尖叫着,拉扯我的神经随耳膜一起疯狂振动。
“疯子,快把你的心脏补一补,我看到它留出了脓水。”

————写给自己看的。

〖露中,苏中〗字母二十六题

☆米英串场注意
☆苏露异人注意

abacus[算盘]
王耀总是在打着他的小算盘。
和苏/联建/交时也是。

backache[背痛,腰痛]
阿尔弗雷德接到了王耀的电话,说今天的会议他需要请假,还听见了电话那头死北极熊的笑声。
然后他别有深意地看了眼对面正在喝茶的英/国绅士。

change[改变,变化]
王耀真正感觉到身边的一些事不同了。
比如小澳回家也有十五年了,比如小菊对他的称呼变成了礼貌而淡漠的中/国君。
他的身体不由地顿了一下。
“小耀你怎么了?”
“没事”
他笑了笑。
比如她身边的人不再是那个固执得有些不通情的苏/联人了。

deceive[欺骗,使弄错]
苏/联欺骗了中/国。
他骗他,说还会再回来的。

eyebrow[眉毛]
伊万很喜欢王耀掀起头发的样子,因为他觉得他的眉毛很好看。
阿尔弗雷德知道后对着自己的英/国恋人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啊你!笨蛋!”

fact[事实,实际上]
“感觉照片上的俄/罗/斯桑比中/国桑要矮呢”
“那是因为那只死北极熊被王耀插地里了”

grudge[不满,恶意]
伊万盯着王耀手里的【中华锅】,咽了口口水。
“今天中午想吃什么阿鲁”

handcuffs[手/铐]
王耀现在十分需要一副手铐给那个不安分的俄/罗/斯人。

innocent[无辜的]
王耀很生气,因为酒窖里的伏特加全不见了。
而紫色眼睛的俄/罗/斯人摇了摇手里的瓶子,坚定地说自己是无辜的。

juice[果汁,蔬菜汁]
然后王耀用地上成堆的瓶子装了一瓶胡萝卜汁给他灌了下去。

kung fu[功夫]
伊万先生说他并不觉得王耀是个很温柔的人,因为他会功夫。
然后他就死了。

level-headed[冷静明智的,头脑清醒的]
俄/罗/斯和苏/联不一样。

magic[魔法,有魔力的]
我们的中/国先生收到了惊吓。
他正在与他的先生交谈时,他的先生的半个头不见了。

noise[噪音,喧闹声]
与此同时英/国伦/敦某地下室里传出了恐惧的叫喊声,美/国先生表示他又得去一趟伦敦了。
【注:以上两题原梗出自tv动画↑】

pasta[意/大/利面食]
布拉金斯基先生拒绝了瓦尔加斯先生的意面。
他说他家里还有口中华锅。

quaver[声音因紧张或恐惧而颤抖]
“娜塔莎...她...又来了啊...”
“来了就来了你抖什么阿鲁”

red[红色,红色的]
那应该是苏/联,不是俄/罗/斯。

seed[种子,起因]
伊万喜欢向日葵,王耀也喜欢。
因为他喜欢嗑瓜子。

title[称呼,称谓]
王耀很喜欢小布尔什维克这个称呼。

unceasing[持续不断的]
苏/联解体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王耀的梦里只有大片大片的红色。

victory[受害者,牺牲品]
伊利亚是苏/联解体的牺牲品。

whisky[威士忌]
俄/罗/斯人觉得伏特加比威士忌够劲多了。
但是这一想法遭到了穿裙子的苏/格/兰人的反对。

Xmas[圣诞节]
王耀在圣诞节那天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他就静静地坐着,和那个人离开时一样。

yet again[再一次]
俄/罗/斯也欺骗了中/国。
国家之间是不应该有感情的。

zombie[活死人,毫无生气的人]
相信我,码完这个后整个人就像吃了死扛一样。

fin.
再次的,这里啊壹∠求眼熟
感觉自己的文风蠢毙了!
但是我还是不要脸的发了出来←
这里白俄和苏熊的名字采用的是娜塔莎和伊利亚√
攻机码字∠如果手癌错字请愉快的忽略掉!
顺便纪念一下!!这将是我填过的为数不多的坑之一!←其实就是因为露诞
最后,露熊生快!〖虽然迟到了∠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