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K.

那个恶魔俯在我耳边尖叫着,拉扯我的神经随耳膜一起疯狂振动。
“疯子,快把你的心脏补一补,我看到它留出了脓水。”

————写给自己看的。

【米英】夏日脑洞短打

群里的八月作业,本来想撒糖结果失败的产物[。]ooc重灾区

能接受这个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就看↓

不说了又一篇黑历史

这是阿尔弗雷德和亚瑟交往两个月来第九次吵架了。

起因只是午饭该怎么解决,他们已经在这个问题上发生了数不清多少次的争执了。

阿尔弗雷德像一只放弃挣扎的鱼一般把自己扔进沙发里,猛吸了口手里的可乐,冰镇的碳酸饮料滑过味蕾引起一阵直冲大脑的刺激感,他长舒一口气,终于能静下心来仔细思考今天发生的事。

也许是夏天独有的燥热让两人的心情都异常的糟糕。阿尔弗雷德咂咂嘴,把刘海上挂着的汗水甩落下来。这不怪我,以前我也是这么说但是亚瑟就没有生气,嗯…一定是因为天气太热了!年轻的美国小伙把手机点亮,没有一条短信和未接来电让他有点失落。

不过英雄才不会被这种事影响心情呢!还是让我去看看那个大叔吧。不过在这之前…

亚瑟合上根本看不进去的滚着金边的小说集,热浪席卷了整个城市,电视里不断播报的高温预警提示着人们不要出行。他依在窗户边上,烈日烘烤着地面,店铺都紧关着门,宽阔的街道上几乎没有一个人。嗯?等等…那是阿尔弗雷德…?

亚瑟眯起祖母绿的眼睛,仔细打量着下面的人。那人也刚好抬起头,用手挡住脸上的阳光,尽管如此还是被太阳刺得睁不开眼。他冲楼上的人露出一个比此刻的阳光更耀眼的笑容。

什么嘛…你来干什么?英国人抱怨着,还是打开了门。他看见对方手里提着的绿色的球状物体挑了挑眉。这是什么?赔礼道歉吗?

美国小伙向他眨眨眼,丝毫不在意刚刚那些话,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后像在自己家一样随意的躺在沙发上。王耀说空手去别人家不好,我路过水果店看见挺好吃就顺带买了一个,西瓜的条纹很神奇,很像…你的眉毛。

……臭小鬼你又想吵架吗。亚瑟在听到阿尔弗雷德那句话后手里的盘子差点掉下来摔碎,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后者,又继续切着自己手里的西瓜。

咯。亚瑟把盘子放在桌子上,看见被太阳晒得完全不想动的人以后又向他那边推了推。美国人转过头对着他,看着恋人一身典型的保守的长袖。

亚瑟在听完接下来那句话后涨红了脸,将盘子里的西瓜毫不犹豫的拍在阿尔弗雷德脸上,转身不再理某种意义上瘫痪的某人。

「…这么热,你不穿你最喜欢的那套短裙吗?」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