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K.

那个恶魔俯在我耳边尖叫着,拉扯我的神经随耳膜一起疯狂振动。
“疯子,快把你的心脏补一补,我看到它留出了脓水。”

————写给自己看的。

カラ一 坟茔(一发完)

一篇没有什么意义的小短打,本来想写刀子但似乎失败了…?
空松事变妄想,角色死亡有,ichi视角单箭头设定
食用愉快

当我无意间俯在覆满了灰尘的木书桌上睡着后,梦里开始泛起蓝色的光。
我无法抑制这股想流泪的冲动,仿佛置身于我渴望已久的死亡一般。

我的第二个哥哥,笑起来傻极了,也总会说一些莫名其妙让人想揍的话。

而这样的人,看起来最没心没肺的一个人,却在某个夜晚离开了。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哥哥啊,我如此腹诽着。

无论是警方还是医院,所给的回复都是自杀。父亲的哀叹,母亲的眼泪,还有其他兄弟震惊的哭喊,我站在遗像前久久挪不开步子,灰白照片里面的人勾起了嘴角,不同于往日那些令人厌恶的笑容,这才是他最发自内心的。我看见松野空松轻启唇齿,“走吧,一松,走吧。”

我无法分辨他是让我离他远点又或是和他一起离开这个我恶心的世界,时间不由得我思考。充斥着灵魂号哭的灵堂突然安静得可怕,我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真是讽刺啊。我跑到路边停了下来,一只脏兮兮的野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我身边停了下来,蹭着我的裤腿。车流量小得可怜,毕竟这是个人们都避讳的地方。

缄默中行刑的刽子手,正是我们啊,正是我啊。

我跑开了,心里想着,离这个地方越远越好,离这个家伙越远越好。

而我没能真正的逃开。

从新开始的一切也没什么不好。当我在河边漫步时脑海中萌发了这样的念头。空松曾经说过每一天都是「明天」,所以每一天都是特别的。这样积极向上的话语从一个啃老族的口中出现,我不以为然。

红色的是花,绿色的是树,有的房子刷着粉色的漆,日落时窗户会折射出黄色的光。

「明天」总都会过去,新的日子在一个平凡的深夜萌芽,生长。我摸着怀里的猫,想着面前的河流的某处此刻或许也漂着一路浮肿的尸体,突然觉得一阵反胃。这般纯净且温柔的蓝色里也藏纳着点点污垢,真是恶心。

眼前的色彩愈发的模糊,我伸出手想要抓住一丝光亮,却无奈世间的一切希望都被这片温柔的湛蓝所隔绝,无法传达到落寞的深海。

臭松,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fin.
大概意思就是ichi也…了的意思,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懂…(就算我这么说也(。)
没有把想要表达的东西很好的写出来真的十分抱歉,土下座/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