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K.

那个恶魔俯在我耳边尖叫着,拉扯我的神经随耳膜一起疯狂振动。
“疯子,快把你的心脏补一补,我看到它留出了脓水。”

————写给自己看的。

为什么我不能过着自我满足,一辈子只爱自己的生活呢?本能蚕食了迄今为止积累的感情和理性,令人难忘。短暂地忘却自我之后,心情就消沉下来。
——太宰治《女生徒》

评论